对话詹俊:付费转播必须让观众满意,一辈子说好足球就很满足

他在互联网平台拥有超过900万的粉丝,他一条关于英超讯息的转发带来的点赞数居然超过东家的“官宣”。这不是那个即将去征服英超的大伊布,他是过去十八载都在用声音陪伴你的解说员詹俊。
 
互联网大V横行的时代,可以炮制出太多的明星与网红,而这个时代之前,詹俊已然走红,球迷观众喊出“无詹俊不英超”,“英超华语解说第一人”的名号陪伴他也已有不短的时间。
 
他对于外界的溢美之词总抱着一种腼腆甚至抗拒的态度,但2016年夏天,当乐视体育宣布新赛季英超转播将部分采取收费模式后,这个解说生涯此前从未触及付费场次的解说员也迈出了第一步。
 
收费转播会是大趋势
 
“国际冠军杯曼联与多特的比赛,算是真正意义上我的第一场付费解说。”约见詹俊的时候还不到早上九点,没有解说的日子里,日夜颠倒的詹俊作息异常“健康”。
 
谈到“付费”詹俊是有心理准备的,这段日子他听到了太多类似的询问。他内心深处也始终伴随着挣扎,毕竟解说员詹俊也是球迷詹俊,“对于球迷而言,理想化的状态,免费当然是最好的。”
 
是否付费,詹俊一直有自己的观点,“如果观众内心还没有形成这种观念,如果转播平台的软硬件还不过关,如果一系列服务还无法跟上,我是不提倡付费的。”
 
2012年回国后,詹俊相继在新浪、PPTV和乐视体育进行解说,平台在改变,薪资在增加,但他个人始终没有走进“付费”这个“禁区”,“在网络时代远没有今天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让习惯了通过电视收看免费转播的观众接受付费是很困难的,其实在英国本土,92年进入付费时代也遭到了球迷一定程度的抵制;过去我们的软硬件也不太能跟上,以天盛为例,是要通过机顶盒接入信号,当时我居住的小区就根本没有实现落地;作为解说,我很留意观众的留言,在一些网络平台,‘求不卡’曾经是我看到最多的字眼……”
 
詹俊以观众感受为先,当然,这个44岁的男人懂得留意身边的变化。
 
当过去收费的技术壁垒在逐渐被清除、甚至于收费的支付方式也变得异常便捷后,他开始尝试改变,“从现实来看,收费会是大趋势,回头来看,当初天盛的碰壁一定程度刺激了观众通过网络平台看球。”
 
收费绝不能只是目的
 
作为英超解说界的一块金字招牌,詹俊的选择往往会带动大量球迷在收看平台上的流向。
 
新赛季乐视体育拥有“英超”和“詹俊”两大IP,取得“1+1远大于2”的效果可以预见,但詹俊本人也提醒新媒体平台——付费绝不仅仅是目的。
 
“收费应该是推动整体服务向前的一个动力,你让观众为此埋单,那你就有义务为观众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节目的策划到内容制作再到解说等等,天空体育能够让付费大行其道,就是一直做到让用户满意。”
 
詹俊是一个严谨的人,约好的采访时间,他提前了快20分钟等待记者。头一天凌晨一点多,他还和记者通过微信反复确认采访,以防疏漏。
 
至于他的工作,哪怕詹俊做这行已经18个年头,解说一场比赛的准备时间也接近3个小时。至今他还记得自己解说的第一场英超比赛是在1997年的12月28日凌晨,利物浦对阵纽卡斯尔……
 
“对于自己的工作,你是要心存敬畏的。”詹俊诚恳地告诉记者,他喜欢把解说工作当作“做一门学问”,“你必须始终在学习,因为你有太多的不懂,就拿温网来说吧,每一年的皇家包厢里每天都会坐进不同的名流,当镜头扫到他们时,你不能哑口无言。”
 
“养猫和宅男是标配”
 
从中山大学德语系毕业后去广东台实习,詹俊的过去20多年都与足球为伴,他的业余生活几乎被足球压榨得不剩什么空间。
 
在ESPN的时候,周六七点起床,做《英超前瞻》,随后是三场比赛的解说,到了周日又是两场比赛,周一一早还要做《英超精华》;在PPTV的时候,周六赶到上海连续解说两天,晚上凌晨三点才睡,周一早上八点起床,继续做《英超观瞻》,傍晚又从上海飞回北京,准备周三的欧冠……
 
打开詹俊的朋友圈也只有工作,而一个如此玩命工作的人在真正的朋友圈是“没有什么市场的”,“我不爱应酬,有时候难得和朋友聚会还被吐槽,‘你Y不喝酒就算了,连车都不会开,还得让我们找代驾’。”
 
作为一个如此无趣的朋友,詹俊给自己贴上了一个“运动宅男”的标签,“业余时间打打网球、跑跑步就很好了。”
 
关于自己养猫的爱好,他也笑侃“养猫和宅男是标配”,“小笼包、小花卷和黄小黄,我养了三只猫,其中那只‘小笼包’品种是‘步履阑珊猫’,特别黏人,不管你工作多晚回家,听到你开门的声音,它都会醒来,从窝里爬出来晃晃悠悠地来迎接你……工作太累,养猫可以缓解压力。”
 
很多人在职场上都日久生厌,詹俊显然是一个例外。能让这个宅男打开话匣子的也只有足球。
 
“有人说我解说时技战术方面谈的不多,我不是一个职业教练或者职业球员,我没法说服自己像一个行家一样去侃侃而谈,我过不了自己这关。”“为什么西甲和意甲的转播机位都更愿意放远景,他们的节奏没有英超那么快,总体而言,英超和德甲的转播质量最高,但英超的镜头语言又胜过德甲,比赛中的任何一个特写和镜头切换事实上都在交代一个故事……”
 
他像解说比赛一样保持着高语速,仿佛他的生活从未走出那个属于自己的演播室、小圈子。
 
并不喜欢自己的嗓音
 
詹俊的解说人生很像一个苦行僧的故事,在体育产业迎来井喷之后,解说这个行当也因为他及少数同行变得“显贵”起来。
 
最直观的反应就是天价高薪。
 
“薪水的高低并不能衡量一个人在解说中的投入程度,我全身心解说每一场比赛,过去和现在都一样,事实上,我当年在广东台零薪水解说时,我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有着“英超华语解说第一人”光环的詹俊没有回避薪酬这个敏感的字眼,“可以说体制内的薪水相对来说是偏低的,对我个人而言,01年跳出体制加盟ESPN,薪水就已经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了,满足了一定的生活需求后,你的快乐并不取决于金钱的多少。”
 
詹俊的生活简单,他的快乐也来的很简单,有足球就好。当下体育产业的大发展导致了太多的热钱涌入,诸多大咖都完成华丽转身,变身创业者或者投资人,但詹俊没有这样的打算,“我热爱足球,热爱自己的解说工作,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能够一辈子做解说,我很满足。”
 
除了英超,詹俊在乐视体育平台也解说中超,未来还会解说中国国家队的12强赛,有网友表示:“听到詹俊的声音就好像享受到看英超的待遇。”
 
对于观众朋友们一直以来的喜爱与褒奖,詹俊不吝于交底:“其实我不喜欢自己的声音,我的嗓音条件并不好,有些沙哑,不太适合解说,但很高兴这么多年来,观众朋友们没有嫌弃我的声音。”这个玩转足球的老男孩还会这样纯粹地走下去,对于球迷而言,这是一种幸福,对于詹俊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һƪ《华尔街日报》:奥运需要俄罗斯,美国对抗中国队难有成就感
һƪ淮安区仇桥镇领导不作为。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