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峰和蒋晨个人资料-生活配套、医疗配套、出行配套等很难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有助于抑制失落和孤独

【编辑:王禹】

  “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不依靠子女,分开传统家庭,搬到同一个中央搭伴寓居,共同承担生活本钱的同时,也慰藉了肉体上的空虚——这样的形式能够作为国内养老思绪的新探求。”一位学者通知记者,固然“抱团养老”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大面积盛行,但形式背后的价值不能被无视。

  “抱团养老”会盛行吗

  “往常有一种方式叫抱团养老,我们也想约上老同事、老朋友,找个中央尝试一下。”重庆市民文芃通知记者,在一次家庭会议上,他第一次从外公的口中听到了“抱团养老”这个词。 老有所伴的新追求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学者殷骏表示,“未来一段时期内,家庭、社区、机构三种形式依然才是契合我国国情的主流养老形式。”殷骏称,“抱团养老”的理念看上去很美好,但不能掩盖很多客观现实问题。“几十年的老朋友平常约聚,肯定没问题,但天天住在一起,生活的各种细节肯定几会滋生矛盾。比如生活费用如何平摊?简单的AA制吗?有人生病了谁来照顾?谁担任采购?谁担任做饭?饭菜口味众口难调怎么处置……这些生活细节都有可能会引发矛盾。”殷骏直言,“抱团养老是极易发作搭伙的一种群体结构,而且还有可能让几十年的友谊产生隔阂。”

  那么,“抱团养老”这种新的形式,是不是在国内就行不通?也有专家学者给出了承认的回答,他们以为,“抱团养老”能够看作是破解“中国式养老”困局的一种新思绪,但想要真正“立起来”,还是应该和传统形式多融合。

  “家里人当时都有点懵,不论是晚辈还是平辈,之前都不了解什么是抱团养老。”文芃说,外公外婆年岁都接近70岁了,平常他们由三个儿女轮番来照看。后来,因为儿女都要去照顾孙子,照看不过来便为外公外婆请了保姆。“但老人家一直觉得家里有个陌生人不自由,而且保姆对他们的生活习惯也不是那么了解,以致于保姆换了好几个都不称心。”

  中国社科院社会展开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张盈华对上述观念也表示认同,她提到,国内养老形式不时有“973格局”的说法,即家庭养老90%,社区居家养老7%,机构养老3%。但依据调查发现,社区和机构养老比例其实很低,家庭养老比例以至高达98%。“抱团养老能够缓解老年人入住养老院难的问题。”张盈华说。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部分专家学者极为支持的“抱团养老”,淮安五星级酒店-,也并非赢得满堂喝彩,“相聚易,相处难”便成为质疑这种形式的反对声。

  记者注意到,真正要完成“抱团养老”,门槛也比传统养老形式更高。首先需要一个能够容纳这么多人的寓居空间,那么房租价钱自然不低,这其实对老年人的经济条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次,即便是有这样的空间住所,多半也是远离城市中心,生活配套、医疗配套、出行配套等很难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也有专家以为,“抱团养老”不失为破局目前国内传统养老形式的新举措。重庆市护理学会秘书长余永玲就表示,“抱团养老最大的益处在于,志趣相投、有共同的兴趣和喜好、相互合得来的老人住在一起,满足了老年人对肉体慰籍的激烈需求。”余永玲说,老年人由于年老和退收工作岗位,加上相当大部分老年人的子女不能长期在身边,很容易产生失落感和孤独感,对肉体慰藉的需求十分激烈。我国老年人的肉体慰藉主要来自家庭成员,但这显然是不够的。

  家住在重庆市南岸区的吴婆婆采访中就谈到,前两年她都会去广西住上大半年的时间,她选择的养老形式有点相似于“抱团养老”,几家人共同租下一栋农家小院,起初大家还很调和,但时间一长,很多生活琐事招致一些成员相互埋怨,最后大家都纷繁退租。“往常我们几家人还是会相约去广西养老,但都是各住各,相隔不远,既便当相互走动,也避免了一起生活的矛盾。”

  “外公说,抱团养老是自己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也询问了几个平常走得较近的老同事,大家都还觉得不错。”文芃回想,“外公觉得,这种方式挺好,既不会让儿女两头忙不过来,也能和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住在一起,相互关怀,老有所伴。”  

һƪ 征途古董卡-经过数小时救援
һƪ 苍天有泪之军人风采-“娜基莉”中心经过的附近海域风力可达11-12级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