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战神入定修炼- 当我们抵达元厚红军渡的时候

  元厚镇位于赤水市东南部,这里是1935年1月中央红军一渡赤水的其中一个渡口,元厚红军渡留念碑也是赤水河上第一座红军渡口留念碑。

  7月13日,再走长征路第33天,贵州赤水元厚镇。

  红军故事解说员 肖义伍:基本不晓得(救的是朱德的警卫员),这是后来朱敏大姐到我们元厚来访问的时分才讲的,从小给我们灌输(讲)的都是她(舅妈)怎样救红军,敌人、卫保长、大地主曾经几次追问逼迫,叫我舅妈他们交出红军伤员,我们舅妈基本(不听),两夫妇刚强,爱憎分明, 杨受成自传-,爱红军、恨敌人,就是这样的。

  在采访的最后,肖老通知我们,他在五年前被确诊为膀胱癌,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继续做义务解说的信念。今年初,元厚镇政府帮他成立了肖义伍红色宣讲工作室,在肖老的带领下,更多年轻人来到这里,学习解说知识, 井顿泉-,传颂红军故事。

  红军故事解说员 肖义伍:同学们,这个中央就是当年红军长征四渡赤水一渡的中央,红军在我们元厚期间,整个6天时间,人民军队和我们当地老百姓树立了深沉的鱼水情关系。

  新中国成立后,肖义伍的舅舅和舅妈才听说,他们当年救的那两位红军战士,其中一个是朱德的警卫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朱德的女儿朱敏重走长征路,特意来到元厚找到肖义伍的舅妈,替代老红军向她表达感激之情。

  红军故事解说员 肖义伍:为两位红军伤员取出了子弹,并且他(舅妈的父亲)又自采自制外敷内服的药,来一次就留下三至五天的药,由我的舅舅、舅妈每天晚上给红军送,送药送饭,不时20多天,我们两位红军伤员基本康复。

  当我们抵达元厚红军渡的时分,一群小学生正在这里上户外理论课,他们整齐地站在留念碑前,听解说员讲四渡赤水的红军故事。

  时间在变,年龄在变,讲红色故事的思想不变。正如肖义伍老人所说,红军故事、长征肉体永不过时,我们宣讲红军故事,就是要把不忘初心、艰苦斗争的肉体传承下去,在新时期走好我们每一个人的长征路。

  1935年1月,在土城青杠坡战斗中负伤的红军战士成百上千,当时肖义伍的舅舅和舅妈正好碰到其中两个伤员,就悄然地把他们藏在一个烧炭的废旧窑洞里。舅妈的父亲是草药医生,他们就一起合力救治了这两位红军战士。

  给小学生们做解说的这位满头青丝的老人叫肖义伍,今年已经69岁了,虽已年近古稀,但只要一讲起红军故事,他整个人都充溢了热情。

  红军故事解说员 肖义伍:反动战争年代老一辈反动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今天),共产党初心就是为人民效劳,所以我乐意传承我舅妈他们的这种思想肉体,时间在变,我的年龄在变,但是讲红色故事的思想不变,只要我能够讲一天,我就要把红色故事代代地传承下去,把长征肉体传承下去。

  实践上,家就住在赤水河边上的肖老,从1985年就开端做红军故事义务解说员了,这一干就是34年,中间从没连续。而提到肖老与红军故事的渊源,得从他的舅妈聂永珍救治两位红军战士说起。

  央视网消息:继续来看“记者再走长征路”系列报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长征路万里行”移动直播报道团队,这几天不时在赤水河畔采访。下面,我们一起来看记者从贵州省赤水市元厚镇发回的报道。

һƪ 蒋巨峰为什么辞职-俗名“豌豆角船” 李风 摄 拉纤时
һƪ 黄岩岛 维基百科- 因为对肺癌知识的不了解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