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战神女仆-刘清伟不仅时常受到不法分子的威吓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春节过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儿子突发高烧。因当时担杆岛正处于雾季,海面能见度低;加上海浪大,没有船上岛,儿子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落下了严重脑瘫,成了残疾。当时他还不到4个月。

  “爸爸是英雄。”

  经过刘清伟和队友的不懈努力,担杆岛的猕猴由原来的缺乏300只,展开到往常的2000多只,成为我国南端最大的猕猴群落。30年来,刘清伟和队友不只培育了成百上千的猕猴,还为维护岛上的珍稀植物做出了庞大的贡献。担杆岛的罗汉松是国度二级维护植物,很珍贵,一些不法分子常常上岛盗挖。为了阻止不法分子盗挖,刘清伟和队友不顾寒天酷暑,白昼巡逻,晚上打潜伏。有一次,他居然不顾一切地开着只要40匹马力的小快艇,去追堵不法分子500匹马力的盗挖船。由于力气悬殊,他差点葬身大海。

  刘清伟潘红家庭 羊城晚报记者 梁喻 摄

  守岛巡山30载 只为据守诺言

  “淞淞,你觉得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人?”

  2014年,潘红带着儿子与刘清伟一起生活在担杆岛。她和刘清伟一起建了个“野生动植物亲子基地”,宣传维护野生动植物的重要性,让更多的人酷爱这个美丽的小岛。

  抑制艰难,一家人据守海岛不分开

  2007年,为了照顾身患严重痛风的刘清伟,单位指导把他换岗到珠海淇澳岛红树林维护区。这样不只便当他到医院看病,还能够让他下班后能够照顾家庭。可是,不到半年,他又要求回到担杆岛。理由是,他舍不得岛上那些曾经和他朝夕相处的猕猴。潘红没有反对,用实践行动支持他,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儿子病情耽搁,留下终身遗憾

  今年6月13日,在广东十大“最美家庭”颁奖现场,轮椅上的淞淞(化名)28岁了,因身患重疾无法自理,他很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父亲刘清伟和现场多数人一样,落下泪来。

  尔后,为了便当孩子看病就医,潘红带着儿子住在市区。刘清伟因为在海岛工作,每隔一年以至更长的时间才干回来一趟。潘红带着儿子四处寻医问药,从未放弃。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治疗费用也越来越高了。她带着孩子一边看病,一边给人打零工。此中艰苦, 广陵-,她一人接受。

  羊城晚报记者 丰西西 通讯员 朱佳

  在担杆岛,刘清伟不只经常遭到不法分子的威吓,还时辰遭到一些野生动物的威胁。有一次,他给母猴送饭,走在山路上,被一条大蟒蛇攻击;还有一次,他带着队友到罗汉松基地除草,被虎头蜂蜇得严重过敏,差点丧命。有人问过刘清伟,为什么这么“傻”?这位退伍军人却说:“我是部队出来的,是一名共产党员,退伍时我曾向组织承诺,一定会好好干。”

  1991年秋,潘红在刘清伟的韶关老家诞下一名男婴。儿子百日刚过,春节将至。刘清伟因为要留守海岛,不能回家团聚。为了能让丈夫早日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更为了一家人能团聚,潘红带着儿子,从韶关坐车到珠海,然后又从珠海乘8个小时的船,风尘仆仆到担杆岛与丈夫团聚。

  这是护林员刘清伟家庭的故事。“守岛巡山,年复一年,护林育苗,甘苦同担。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让孤寂和艰难如潮水一次次退去,最初的诺言一直安如泰山。”这是对刘清伟家庭最真实的写照。

  夫妻艰苦守岛,却很幸福

  刘清伟是个退伍军人。1989年从珠海某部退役至今,他不时在广东省珠海淇澳——担杆岛省级猕猴自然维护区担任保育员和护林员。1990年,潘红和他结婚后,不顾家人反对,辞去工作,毅然跟随他到担杆岛生活。

  当时维护区的条件十分艰苦,刘清伟和潘红只能住在没门没窗的陈旧民房里。房子没水没电。每到下雨天,外面的雨水就会往里泼,他们常常半夜起来衣着雨衣睡;遇上台风天,陈旧民房摇摇欲坠,很危险,他们只能躲到山洞里避风;海岛物资奇缺,淮安日报社-,他们要买东西得翻山越岭跑到8公里外的担杆头买;生病没有医生没有药,只能忍着,等病自然好。当时维护区还没有自来水,他们喝的是混着泥浆的山沟水或公开积水;没有青菜吃,他们只能吃野菜。潘红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她从未吃过这样的苦。但为了丈夫,她甘愿吃苦享福。她平常除了把家务做好,还给岛上的渔民织渔网、打鱼钩,帮补家用。固然海岛的生活很艰苦很单调,但他们却过得很幸福。

һƪ 我的中国星exo-夫妇借保安队长名义买房 过户时对方说房子是他的
һƪ 阿卡马斯-强迫渣滓分类:实些,再实些;细些,再细些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