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克明-最终在红军“正面攻击、两翼包抄”的沉重打击下

  (本报贵州遵义7月11日电 本报记者 李睿宸 张青 孙云清)

 

  往常的娄山关硝烟不再,但红军战斗过的战壕、留下的弹坑仍旧诉说着那段烽烟岁月。娄山关一役后,毛泽东曾策马经过山隘,留下了气壮山河的《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红军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打通了娄山关这条唯一的生命线,在长征路上重整旗鼓,再向前。

  娄山关,雄踞大娄山巅, 启东杀人案-,是贵州“北门钥匙”,也是由四川入黔北的咽喉,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

  冒着绵密而急促的雨点,踏着青石板山路登上观景平台,远望周围,山峰屹立,地势峻峭,中间两座山峰相连,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其东侧为悬崖绝壁,西侧则是高山峻岭。1935年,红军就是在这里取得娄山关大捷,赢得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初次大胜。

  山上的地形复杂,为了从侧面迂回上山,红军只能求助于当地百姓领路。肖开基的哥哥肖开模就是其中的一位领路人。“上山的隐蔽小路只要当地人才晓得,得知红军要上山,我哥哥义无反顾地做了他们的引路人。”今年已经81岁的遵义市泗渡镇幸福村村民肖开基通知记者。那时大约清晨两三点,肖开模举着火把,一路翻山越岭,穿越一条隐蔽的小路,将红军送到了板桥,从而为侧面助攻主力军提供了庞大协助。

  “早在遵义会议前,1935年的1月,为了保证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红一军团四团曾攻占过娄山关关口。”遵义市红花岗区史志研究专家史晓波通知记者。遵义会议召开后,红军决议向北到四川和红四方面军会合,但遭到敌军的阻截。红军只得被迫西渡赤水,改向敌人兵力单薄的云南扎西集结,但敌方的部队再次迫近。为迅速摆脱敌人追击,中革军委决议回师东进,二渡赤水,重占娄山关,再占遵义城。由此,拉开了娄山关战斗的序幕。

  娄山关大捷:长征首胜之战

  “红军在娄山关战斗中重创黔军4个团,取得了遵义会议后的第一个大胜仗,因而有人称娄山关是历史上中国反动的转运之关。”史晓波通知记者,夺下娄山关就是揭开了遵义大捷的序幕,此时战士们的士气备受鼓舞,成为红军长征路上的重要转折。

  摆在彭德怀和战士面前的不只是娄山关这道天险,还有黔军的重兵扼守。据党史资料记载,当时右翼的山,一律是悬崖绝壁,中间的马路被敌人用火力封锁了,而左翼的山,固然无路,但却能够向上攀爬。彭德怀在侦察敌情后决议,由左翼部队迂回到娄山关之敌的侧右背,主力则可攫取能够俯瞰娄山关的点金山。

  【壮丽70年 斗争新时期——记者再走长征路】

  1935年2月25日,红三军团长彭德怀接到了中革军委“消灭娄山关黔敌攫取遵义”的命令。随后,彭德怀决议用整编后4个团的兵力,夺下娄山关,为胜利占领遵义发明条件。

  7月11日,记者一行从遵义市区动身,驱车一小时来到位于汇川区板桥镇的娄山关。在这里,记者体会到何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无论如何都要攻占娄山关!”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红军战士在薄暮微雨中,拉着藤葛和树枝,一步一步向山顶攀爬。而就在他们登上山顶不久,发现十几个敌人从山的另一边也在往山顶爬,他们火速向敌群扔了几枚手榴弹, 南京娄学全-,把敌人压了下去。接着,红军突击队乘胜追击接连打下了几个山头,稳固了阵地。经过25、26日的激战,经过重复争夺,最终在红军“正面攻击、两翼包抄”的繁重打击下,黔军兵败如山倒,仓皇南逃,红军则乘胜追击,最终于2月28日再占遵义城,歼灭和击溃了敌军两个师以及八个团。

һƪ 魔术士奥梵-供图 黑龙江是中俄界江
һƪ 印度福福堂药房-决定试点推行“职业经理人”物业管理模式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