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抱娃作案-转让总价为人民币133812000元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触及实控人变卦的股份转让发作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停止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11月8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阐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完成性,重点阐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阐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12个月内,新疆中泰能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布置。

  公司控股股东29%股权转让给新疆中泰,高比例质押,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阐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完成性。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战争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10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5家,疑似拥有53家企业的实践控制权。

  上市10年得利斯国资入主 开创人郑战争“撤离”?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2342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6.66%,其中23244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99.23%。

  此外,10月25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依据行业展开趋向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展开。”

  记者 阎侠

  得利斯不时致力于农业产业展开,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依据其官方公告,依据国度统计局中国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1996-1998年、2000-2011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肯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度重点龙头企业。

  新疆中泰成立于2012年7月6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视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100%。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钱区间以钱6.21元/股上下浮动10%(即钱5.59至6.83元/股)为基础,最终买卖价钱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白约定。

  得利斯开创人郑战争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11月8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依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大纲发送至指定邮箱, 爱福家-,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2015年至2018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2018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20.1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抵达800.1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40.91万元。

  开创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易主

  依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14558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29%)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依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813792200元至994311400元。

  据悉,本次买卖完成后,双方将汇集优势产业资源,增强战略协作,树立多范畴、全方位、高层次的协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中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协作范畴。

  自2010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践控制人一直为郑战争,此次股权转让已经触及实控人的变卦。关于郑战争为何放手,中国食品产业剖析师朱丹蓬通知记者:“得利斯往常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域。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越90%,我以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能够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消费运营上的可持续展开。”

  质疑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10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开创人郑战争“撤离”之举。

  背后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战争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历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11月8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7.7元/股,单日涨幅为10%,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38.65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1951年出生的郑战争,1995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2015年3月,郑战争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战争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郑战争辞职后,郑思敏中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11月8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买卖可能招致得利斯控制权发作变卦,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践控制人。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阐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25%的详细举措,能否存在向新疆中泰停止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布置,并分离相关股权比例阐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控股股东超99%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一系列规划、协作、展开之后,2019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完成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2019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完成营业收入约16.6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74.2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534.42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5.8%。

  记者了解到,2016年,郑战争曾被中国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正告,并罚款10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背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则,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依照规则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说或者严重遗漏”的违法行为。

  作为郑战争的女儿,郑思敏于1977年出生,2010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15年3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一旦实控人发作变卦,上市公司能否会变卦主营业务,对此,11月8日,得利斯方面回复:“不会变”。

һƪ 创世兵魂怎么飞刀-长春GDP零增速:给东北经济转型升级一些耐烦
һƪ 恶魔之子bug-商品价格就平稳;市场供给失衡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